爵嵐

【胜出】 换一种称呼

阳光和煦,甚好:

     自从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在一起后,爆豪同学越来越喜欢“挑衅”绿谷同学了。不是曾经带有敌意的挑衅,只是单纯的一种意图————
    


     “老子就是喜欢看废久脸红的样子,有意见?!”爆豪胜己如是说,耳尖飘忽着一抹暧昧的红。


   而然我们聪明绝顶的爆豪同学,一个战斗天才,在调戏绿谷这件事上,也表现出了不该有的天赋。此人常常在绿谷同学一个不注意时,被对方瞧准时机,一个漂亮的直球以闪电般速度,直直戳入心坎,角度十分刁钻恶劣。



    这导致大家常常发现绿谷趴在桌上,整张娃娃脸红的仿佛要滴血下来,每根和主人一样软绵绵又韧性十足的卷毛都冒着恋爱的粉红泡泡,接连不断地冒着,还TM是可见的。


     众人表示这狗粮来到措不及防。(无援无助哀怨的小眼神)


     而罪魁祸首此时正张扬着嘴角,心安理得地欣赏自家快变成粉红色的幼驯染,,一边有力揉了揉绿谷软乎乎的海藻般的头发,一边想着哪天把废久打包回家吧,老太婆估计也会挺我的。


      今天爆豪一如既往地盯着窗外发呆。啊啊,到处都是败破前勉强的灿烂,真是让人很不爽。老子以前经常看的那生命力顽强的一匹的树也是没扛过去,换成金色了。


       老子要看绿色啊,最好是海藻般的颜色,比如废久头发的颜色,就很不错……


        当老子反应过来时 ,老子已经无意识地盯了废久五分钟了。


         操。


         我绝对没有找借口去看废久。


         绿谷已经很努力不去注意小胜的视线了 ,他很想认真看会儿《论好的炸猪排是如何养成的》,省得自己做菜的技术老是被小胜无情地嘲笑。
         但这视线实在太明亮,且散发着一百摄氏度的高温毫无顾忌地向他袭来,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衣服有没有被烧坏。他有点胆战心惊,毕竟上次自己回头,就被撩的一塌糊涂。他发誓自己绝对绝对绝绝对对不会自己跑进“陷阱”里的。


         于是他安抚一下自己的内心,便转过头去,不满道:“小胜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啊!”


          换了个问问题的语气,单纯的绿谷同学便以为自己安全了。


          爆豪自顾自地盯着绿谷,不屑地回答:“哼,区区一个废久而已,老子想盯就盯,没有为什么。”


          他停顿了片刻,好像想到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愉悦地勾起了嘴角,低声道:“而且我看的是我喜欢的人,有什么问题么?”然后一把将冒热气的绿谷扯到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在他耳旁说:


        “小~久~”


           我们的绿谷小可爱爆炸了。


           但他还是挣扎着反击了一下。


            绿谷说模仿着爆豪的嗓音,低声唤道:


            “我也喜欢胜己。”


            完美的本垒打


            爆豪胜己深切体会到了绿谷的感受。两人同时在心中大喊:太犯规了!


            事后他们还是乖乖的叫着原称,毕竟那样叫特别怪,还是原来的好。


 


        
  
      

评论

热度(55)

  1. 爵嵐世界真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