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嵐

胜出【告白梦纪】

蚀芙:

文笔辣鸡预警
ooc
玛丽苏预警
重发---外链崩了…不搞了mmp……脑阔疼。
三个结局任君选择吧
慢慢划吧
真的抱歉我做不来高大上的外链啊啊啊。做到脑阔疼,最后发上去不行,崩。
最后一个结局是首尾呼应ww


正文


胜出【告白梦纪】
大家都不知道。
爆豪胜己暗恋绿谷出久很久了。
【一】情人节
“咚”
一盒巧克力准确无误地被甩在了绿谷出久的桌子上。
“吃不完的给你了。”
爆豪胜己边说边恶狠狠地装作若无其事地走了过去。
绿谷出久被吓了一跳,感觉莫名其妙,拿着一盒黑色包装的巧克力半天才反应过来收到礼物,啊,不知道是不是礼物的礼物还没道谢,回头往爆豪胜己的座位望去,爆豪胜己从刚才走过去坐在位置上就一直不停地扭头想知道绿谷出久什么反应,这一转头,就与绿谷出久四目相对了。
爆豪胜己僵住了,不知道要不要转回去,转回去的话就显得他很心虚似的,还有,他为什么要心虚?
〔啧…〕
好在绿谷出久对这微妙的气氛毫无察觉,开口将爆豪胜己从这种气氛中拯救出来。
“小胜!这个…谢谢了。”
“谢个鬼,又不是专门给你的。”
少年灿烂的笑容,暖乎乎的,蓬松的绿色头发,软乎乎的,就像一只乖巧的小兔子,有让人忍不住揉一下的欲望,挠得爆豪胜己心里痒痒的。


【二】医务室
绿谷出久出任务回来受伤了。
轻伤,在医务室。
虽然听说是轻伤,但止不住爆豪胜己按捺不住地担心。
爆豪胜己浑身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脸色阴沉地向医务室走去。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医生有什么深仇大恨。
爆豪胜己一把推开医务室的大门,里面只有一个人,就是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背对着医务室的门,被爆豪胜己突然破门而入吓了一跳,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气愤地盯着他。
要是绿谷有耳朵,现在一定是竖起来的,就像…一只炸毛的小兔子。
爆豪胜己如是想到。
“小胜!进来要敲门啊,吓死人了!”
爆豪胜己毫不在意地“切”了一声,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绿谷出久的身上,仔细审视他身上的伤口。
嗯…确实是轻伤。
确认过后,爆豪胜己阴沉着的脸总算有所缓和,终于是放心了。
绿谷出久说完就继续扭过头去自己消毒,上药,颤颤巍巍地给伤口抹上医用消毒水,涂一下皱一下眉连带着肩膀都要抖三抖“嘶…”一双大大的绿眼睛让疼痛抹上了一层水汽。
一只毛绒绒的绿色垂耳兔眼泪汪汪地颤抖着的影像在爆豪胜己的脑内形成。
〔哼,小废物…〕
爆豪胜己静静地站在一旁享受地看着绿谷出久小兔子。
〔老子才不会承认他可爱呢 哼〕
突然,绿谷突然开心地望过来,动作都停了,一双还带着水雾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小胜,你是专门来看我的吗?”
爆豪胜己的脑子让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卡壳了,眼前亮晶晶的眼睛让他突然脑抽说了句:“老子就是看看你死了没!”他一说出来就后悔了,这不就是间接承认了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后悔不过片刻,绿谷出久周身散发的光似乎突然狂涨了几倍,刚才还颤巍巍的小兔子一下子就精神了。


〔咳咳…这样…似乎也不错。〕
“我没事啦,就一点轻伤,小胜还来看我。”
“废物,还会受伤。”
绿谷周身的光芒慢慢地暗淡了下去,一下子就蔫了:“就是因为我不够强大,才会一直受伤,一直要小胜担心,要是我变强了…”
爆豪胜己心想这个废物要说什么保护众生,打败全部敌人之类的大话。


“我也要保护小胜!”



是射中心脏的感觉。


〔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
但明显这样虚假的自我暗示是摁不住爆豪胜己内心的狂喜,他嘴角压不住的上扬,但他虚伪自尊强迫他不能在绿谷出久面前表现得很高兴的样子,被迫不笑出来,最终变成了满脸狰狞扭曲的模样。


爆豪胜己按捺住自己雷鼓的心跳,就这样满目狰狞地说道:
“你个废久还要保护我?你有多强,我就会比你更强!你永远都是废物!”。


〔你永远都会是被我保护的专属于我的小废物。〕


【三】电影
爆豪胜己看着手中的两张电影票发呆。
这两张票就是他昨天研究“攻略”的最终成果。
『借助黑暗环境与暗恋的人表白是个不错的选则。』


他要请绿谷出久看电影。
他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可路过电影院的时候,想起了“攻略”内容,从电影院出来之后,手中就多了这两张东西。
明明从昨天开始就脑内循环半天要怎么跟绿谷出久说,可到了公司看到绿谷出久的脸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时候,绿谷出久走了过来…
[靠!]
可怜的电影票啊,为了不让绿谷出久看到,迅速皱成一团,最终,也没能阻挡住绿谷出久的视线。
绿谷出久饶有兴致地问道:“小胜,这是什么呀?”
“…垃圾。”
爆豪胜己想了想,又加上了三个字。
“…电影票。”
“电影票啊,你要扔吗?”爆豪胜己灵光一闪,趁这个机会把绿谷出久套了进去。
“…嗯,上鸣那傻逼本来要和他暗恋对象去的,结果表白失败了,没去成给我了。”
爆豪胜己瞬间倒背如流地把昨天排练了半天的话说了出来,并把上鸣卖了。
“这样子啊,可惜了。”绿谷出久眼里即刻迸发出奇异的光芒,把摊在爆豪胜己手心里的一团小心翼翼地弄开。
“那小胜跟我去吧!”
哦 废物小兔子,上钩了。


电影开始的时间,足够等到二人下班各自去吃饭然后再集合。
这些都是爆豪胜己想好了的。
爆豪胜己下班站在电影院门口等着绿谷出久,没想到事情进展顺利,工作时爆豪胜己的脑内就一直盘旋着这件事情挥之不去了,现在站在着突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绿谷出久到了。
“小胜,等很久了吗?”
“刚到。”
其实爆豪胜己提前半小时就已经在这了。
电影的内容无非是什么妖魔鬼怪,满屏吼叫的东西。
爆豪胜己一直想着,怎么趁『黑暗的环境』开口表白,根本没有注意到内容,而绿谷出久却是看得入神。
绿谷出久应该是最怕看恐怖电影的人了,就算在家里开着灯,看着国产鬼片还是会被吓到。
此时,他瑟瑟发抖地一把抓住爆豪胜己的手,然后又突然想到这只手的主人是爆豪胜己的时候,迅速又放开了。
“抱歉,小胜。”
爆豪胜己本来对绿谷出久抓住他的手的举动十分满意,但还没等爆豪胜己想做点什么,就立刻放开了。
[啧…]
爆豪胜己直接把绿谷出久的手握住。
“废物,这都怕。”
绿谷出久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手被包住了,爆豪胜己手心的温暖源源不断地顺着绿谷出久的手涌到心里,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谢谢小胜!”


电影仍在播放着,爆豪胜己恍惚着开始想: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绿谷出久的呢?他自己也不清楚,他们从小到大,幼儿园,初中,高中,甚至工作都是奇迹般地在一起的。
他太熟悉绿谷出久了,绿谷出久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更深深地感受到那个稚气的少年身上散发着的夺目的光彩,越是深刻越是一发不可收拾地想凑近。
未曾怦然,就已心动。


正当爆豪胜己以为气氛正好,良辰美景,要干大事的时候---
一波尖叫差点要刺破爆豪胜己的耳膜,同时感到自己的手被抓得要变了形。


终于,这场电影结束了。
爆豪胜己始终也没有把话说出口,只觉得手已经没知觉了。
“小胜啊!!对不起啊啊啊!!那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实在是好恐怖啊呜呜呜。”
明明是道歉的一方,却可怜兮兮地像被欺负了一样,引起了行人的驻足。


[真是败了…]
爆豪胜己简直拿他没办法,伸出手扒拉着绿谷出久的头发。
“废物。”


[谁让我喜欢你呢。]


结局一


从电影院出来,月色入墨,晚间风徐徐地吹,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站在一颗大榕树下,入了秋的叶颤颤巍巍地抖落,刚好就飘在了绿谷出久的肩上,爆豪胜己心中一动,手故意轻轻划过绿谷出久的脸再拍掉了肩膀上的树叶。
“你下次也可以继续抓着我,我不介意。”
“什么…意思?”绿谷出久立刻抬起头。
就在这时,爆豪胜己没注意到,一个黑影突然从树上闪了一下。
“只要你想,我允许你一直握着我的手……”
[一辈子。]


话音未落,树上悄然而至的黑影已经把绿谷出久给捅了数刀,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爆豪胜己没有反应过来,绿谷出久就倒在了一片血泊中。
“小…胜?”


周围的画面突然扭曲了,人们和景物消失得一干二净。
只剩下血…满眼都是血,绿谷出久的…血。
血泊中似乎有千万只手,把爆豪胜己一点一点地拖了下去……


“啊!”
爆豪胜己猛地睁开双眼同时坐了起来,冷汗顺着额头流下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在刚才的梦境中没回过神来,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连拖鞋也来不及穿,就跌跌撞撞向那边的厨房走去。


厨房里亮着一片橘黄色温暖的灯光,灯光下一个人影还在忙碌着,明明煮着东西的声音,那灯光下的人却始终耐心地看着锅碗瓢盆,嘴角挂着微笑,平静得不像是在煮饭,而是在做什么幸福的事情。
那人正是绿谷出久。
爆豪胜己一把抱住了绿谷出久,把头埋在绿谷出久的肩膀上,绿谷出久明显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是爆豪胜己。
“嘿嘿嘿,小胜那么大了,还要向我撒娇,真是个小孩子啊。”绿谷出久感受到爆豪胜己的不安,轻轻地握住爆豪胜己环在脖子上的手,得意洋洋地说道。
爆豪胜己仍然埋在肩膀上,不肯起来,闷闷地说:“滚。”
之后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废久,你又早起!”
“我我我是在给小胜做早餐!”
“你确定你没偷吃我昨天收起来的炸猪排?”
“这个…”
自从有一次绿谷出久吃东西吃上火了,肚子肠胃炎在床上打滚,可怜兮兮地抱着爆豪胜己说疼之后,爆豪胜己就严禁绿谷出久吃太多上火的东西了。
“回去睡觉。”
爆豪胜己直接把绿谷出久扛起来,一手关了正在运行的电器,一手把绿谷出久固定住,然后直接放回了床上。
绿谷出久被放回了床上,爆豪胜己帮他把被子盖好,自己也躺下,刚躺下,就被八爪鱼一样的东西缠住了。
绿谷出久的头挨着爆豪胜己的肩膀,呼吸都喷在了爆豪胜己的脸上,暖洋洋地,说话时的语气轻轻地吹过了耳朵。
“小胜,做噩梦了?”
“…嗯”
“小宝宝快睡觉,小宝宝不用怕。”绿谷出久一副哄小婴儿的语调并轻轻地拍着爆豪胜己的背,成功地被爆豪胜己咬牙切齿地拍开了,并一把抓住了绿谷出久的手,反抱住了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窝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在爆豪胜己杀人的目光下笑了半天,继续说:


“梦都是反的呦。”


结局二
“废久!”
爆豪胜己从梦境中醒来,在床上睁开了眼,看到自己手高高地举着,手中空空如也,爆豪胜己慢慢地坐了起来,冷汗浸湿了衣襟,手颤巍巍地打开了台灯,光打在了爆豪胜己的脸上,能清晰地看到他脸上浓重的黑眼圈。


爆豪胜己从抽屉里摸出了一个相框,照片中的绿谷出久穿着雄英的校服笑的灿烂。
看着这幅照片,爆豪胜己愣了很久,直到过了不知多久,眼眶通红才放了下来,缩成一团把脸埋在被子里。
爆豪胜己暗恋绿谷出久不假,只是…
没有等到爆豪胜己表白,绿谷出久在十年前的一场大战中
身亡。
这沉重的打击让爆豪胜己一蹶不振了许久,直到数月后才从打击中挣扎出来,可表面上有多风平浪静,心里就会有多少波澜起伏。
他忘不了的,那个名字已经刻在了心底,溶在了血液里。
这十年来,爆豪胜己无数次梦到了绿谷出久,可无论梦里有多么美好,每次到梦醒的时候,又无可奈何地被拖回了现实,黑暗中似乎有一只手一只翻来覆去地玩弄他,就在他接触到光的时候又狠狠地把他扔向深渊。
挣扎 无奈 无法自拔 到最后的 麻木。


[又梦到你了,废久。]


结局三


从电影院出来,月色入墨,晚间风徐徐地吹,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站在一颗大榕树下,入了秋的叶颤颤巍巍地抖落,刚好就飘在了绿谷出久的肩上,爆豪胜己心中一动,手故意轻轻划过绿谷出久的脸再拍掉了肩膀上的树叶。
“你下次也可以继续抓着我,我不介意。”
“什么…意思?”绿谷出久立刻抬起头来。


“只要你想,我就允许你一直握着我的手吧。”
“和我交往,废久。”
爆豪胜己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盯着绿谷出久的反应,接着就看到了绿谷出久的眼眶迅速红了。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掉,突然抱住爆豪胜己控诉:
“小胜的脾气一点都不好,还喜欢打人,还爱骂我,而且没有一次正经叫过我名字,明明长得很好看,非要皱着眉,不招女孩子喜欢,还超级超级迟钝……但是呢但是呢”
“我啊还是,最喜欢你了。”


大家都知道,绿谷出久喜欢爆豪胜己,只有爆豪胜己不知道。





不说话了 脑阔疼。

评论

热度(18)

  1. 爵嵐蚀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