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嵐

只有我不在的那一天1

豆蔻年华:

 




 火焰和爆鸣声让耳膜疼痛。




 火焰落在他的身边,伴随着诸如“废物”“无个性”“白痴”一类的叫喊声。




  绿谷出久,十岁,那一天,被世界遗弃了。




  明亮如光火一般的幼驯染对自己说:你只是个没个性的废物罢了。




  于是,那一天之前,在这句话这个结论落下之前,那个会为了保护绿谷出久和高年级打架的爆豪胜己消失了。




  于是过去的世界落下帷幕,那个他们曾经是平等的站立的土地逐渐开裂,绿谷出久掉了下去,唯一能够听见他呼救的人们漠然的围观着这一切。




  因为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啊。




  “啊,我知道这个事实的存在哦。”十五岁的绿谷出久对着绿川幸子说,穿着破旧校服的少女脸上沾满了尘土,从她眼眶中早已经蓄积满的液体终于决堤般的落下,在脸上划出一道道的灰痕。




  绿谷用手握着她用来行凶的那把小小的壁纸刀,刀刃割破的手指的皮肤,鲜血在上面绘出红色的花朵。




  “我知道的,世界的不公平。”对着被受欺凌和伤害的她这样说道,他翠绿的眼睛直视着她。




  “因为我也是备受欺凌中的一员啊。”








  “对了,轰君,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轰焦冻回过头去,看见绿谷出久双手合十的拜托到。




  “能不能,不把那个孩子交给警察。”




  折寺中学,二年六班,被受欺凌的绿川幸子在某一天终于爆发了。她先是用个性控制住了欺负自己的几个小太妹,随后掏出了自己文具盒里的折纸刀。




  “我当时很想就那样在她们脸上划上无数刀,可是我不敢,我只是个胆小鬼。”




  “胆小到,连欺负自己的人也不敢报复。”




  在此之前,绿川幸子在这份绝望中度过了整整一年,然后应该是很多个一年又一年。




  “只是因为我穿着老土就要说我是丑八怪,只是因为我有鼻炎就要给我起外号叫‘恬愉’,只是我和她们不一样……”




  “我在她们眼里就不再是人类了。”




  “别人被小刀划破手就会痛,我被人在厕所整整淋了一桶水就会被认为不会冷,反正我只是个怪物,我不是人类,没有人关心我,老师也在乎的是会不会打扰到其他同学,没有人在乎我冷不冷,我会不会生病,会不会难过。”




  .“啊,我知道的,别哭了。”真是的,我也……难过起来啦,真是太糟糕了。手忙脚乱的给女孩递过纸巾,在结束这一切后从教室出来的绿谷出久又遇见了站在门口的轰焦冻。




  “给你。”奇怪的是,对方原本空空如也的手里居然多出来一大堆纸巾。从哪里跑出来的?




  “给绿川小姐的么?好的,我这就送……”




  “不,给你的。”这样说着的轰焦冻突然做出了一个超出绿谷出久预料的动作。




  他长臂一伸,居然就这样抱住了绿谷。然后很自然的让他的下巴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给我哭。”












这个字号是怎么回事,我这边看起来非常的大,发出来再看看。

评论

热度(59)

  1. 爵嵐豆蔻年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