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嵐

【胜出】羊羔与狼

拧发条鸟:

狼王咔x被收养的人类小孩久
人物归平哥ooc归我
三次亲友上完地理课不知道想到啥和我点的衣服梗 一小时速肝产物 有点草率
雷点大概是有点伪父子
没车
如果可以请↓


“小胜。”少年的声线很清透,带着夏夜森林里干净柔和的青草鲜花与河水的气息。


他朝着巨大的树冠上叫了好几声,树叶窸窸窣窣了一阵蓦地伸出灿金的尾巴来,接着是结实的胸肌和线条流畅的胸腹肌肉。年轻的狼王用猩红的瞳孔恶狠狠盯着树下的少年:“烦死了,再吵就杀了你。”


绿谷出久立刻缩到树干后面。如同细腻羔羊一样无害的脸让他显得和这个狼群格格不入,可他是狼王带回来的孩子。


爆豪胜己是在另一片森林捡到绿谷的。那时天寒地冻,森林里又少见的饥荒,迫不得已出去觅食的狼人死了大半,爆豪胜己连夜奔袭,在另一片森林深处见到了绿谷。


他那时只有丁点大,粲然的墨绿色眼睛几乎占去大半张脸,显露出一种无助而无害的姿态。他一见到爆豪就放声大哭起来,显然是很久没见到长着眼睛鼻子用两条腿走路的生物了。


爆豪胜己立刻捏住他的脖子,极为尖锐的指甲在小羊羔的脖颈上划出血痕:“再哭就杀了你,废物。”绿谷被吓得噤声,却在被放下之后还是眼巴巴跟在金发红眼的青年身后。


“我能跟着你吗?”


“不能。”


“你带我出去吧。”


“做梦。”


他把绿谷强行留在了森林里,化身成狼形以极快的速度飞奔出去。开玩笑,让他去照顾人类的小孩?


约莫是三天之后,爆豪胜己又见到了那个人类的小孩。他墨绿色的,卷曲的头发已经被动物的鲜血染红了小半,发梢结在一起,显得极为狼狈而邋遢。他在大堆的动物尸体中颤抖,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模样。


爆豪胜己上前几步,隔着毫末之距瞪着他的眼睛:“你杀的?”


人类小孩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显然是记住上次被掐着脖子威胁的教训,这次他只是很小声地抽噎:“我,我想吃……”


爆豪胜己若有所思看他一眼,抬手在孩子面前升起一堆火。那一眼在爆豪看来已经极尽温柔了,可小孩还是吓得一哆嗦。


他大概是很久没见到火了,兴奋地围着火光转圈。爆豪胜己没再看他,将他身边的动物尸体架在火堆上。眼前的孩子除了看起来狼狈和被蚊虫叮咬的红包之外,竟然将近毫发无伤。


“喂,你回答问题,我给你肉吃。”


孩子一下不闹了,漂亮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爆豪。


“你叫什么名字?”


“绿谷出久。”


“哦。你怎么会跑来这里?这里可不是人类能来的地方。”


“入口…入口…走散了。”


“真是废物。最后一个问题,这些动物是你杀的吗,Deku?”


“不是…是…不是Deku…”绿谷显然没说过谎话,只好盯着爆豪手上的肉小声抽噎起来。


“你可以跟着我,但是再哭我就杀了你。”爆豪胜己拍了拍手,站起来。


“等一等,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爆豪胜己。”


“小胜!”小绿谷立刻无师自通地叫了一声,一手拿着考好的肉串一边费力地踮起脚尖去牵住爆豪胜己的手。


狼人一向赤裸上身,爆豪胜己也因而练就了一身不惧天寒地冻的本领,可此刻手心里的温暖,是真实的,柔软的,仿佛将全世界的美好都倾注在见惯了腥风血雨的爆豪胜己心里。他一下没顾上纠正绿谷的称呼叫法,只顾着低头向前走。


“你要送我回家吗?”


“要么跟我回狼群,要么留在这里,自己选。”


绿谷立刻露出了想哭的神色,又想到小胜说再哭就杀了他,连表情都不会摆了。


他到底还是跟着爆豪回了狼群。从一片森林到另一片森林,还一下过了好多年。最初几年他还叫着要回家,现在却越来越习惯森林的生活了。狼王对他很好,虽然动不动就说要杀了他。


——比如现在。


“Deku,你要是再不把衣服穿好,我就把你切成三段用火烤熟当作今天的晚餐。”爆豪胜己已经跳下树冠了,他抬着肌肉线条流畅锋利的手臂把绿谷从树干后面抓出来。


“可是小胜和大家都不穿衣服啊!”绿谷出久一点都不怀疑小胜会把他切成三段的,可这种威胁发生太多次了,他现在对这种级别的怒吼已经不会哭了。


“如果你想被狼人连裤子都扒光按在河边被干死的话,你就继续不穿衣服吧,Deku。”


“小胜是说交配吗,可我是男生啊。”鲜嫩而脉络分明的叶片落在绿谷的发顶,更显得人畜无害。今天没有轮到他狩猎,他只需要跟着小胜就行了。


他喜欢跟着小胜。他的眼睛一刻不停地落在王的身上,他模仿他的一切行为。


爆豪胜己不由分说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给他套好。他费心费力去集市上给绿谷买了衣服和红色的鞋子,鞋子有一点不合脚,绿谷却很爱穿,反倒是合身的衣服一直被嫌弃。


他总是振振有词:“小胜也不穿啊!”


爆豪胜己受够了其他雄狼用目光舔舐着少年瘦弱单薄的胸腹。那是他捡回来的,他养大的,那是他的倒霉孩子。


绿谷很抗揍,爆豪每次看到他不穿衣服就揍他一顿,可他下次还是我行我素。绿谷似乎在追随着小胜的步伐这一方面意外的执着。


绿谷身材很好。他骨架很小,每一块肌肉都长得贴切而诱人,显露出少年的纤细美感。狼群里有很多雄狼垂涎绿谷,他们坦言这个人类少年比所有羔羊加在一起都要珍贵。可他们畏惧着狼王。


傍晚时外出狩猎的狼人纷纷回到栖息地,森林深处燃起一簇篝火来。绿谷抱着大把木材跟在爆豪胜己身后,一路上摇摇晃晃的。所有的狼人都在等他们。


爆豪胜己先对着群狼怒吼:“都给我把眼睛闭上。”


然后用更大的声音朝向绿谷出久。


“给我滚去把衣服穿好。”


Deku总是能不动声色地把衣服脱掉。这和他在六岁的时候杀死了比他强大数倍的物种一样匪夷所思。


那天绿谷躺在干爽的草垛上梦遗了。他又梦到那具极富爆发力的身体,结实的胸腹,猩红的眼睛和金黄的头发在他面前晃动。绿谷不受控制的想要去亲吻他。


绿谷不动声色烧掉了草垛。这样的行为他重复过很多次了。


他喜欢爆豪胜己,胜过任何一个人。那是一种极为隐秘的,禁忌的喜欢,小胜是他救命的稻草,是他贯穿一生的执念,是他烤好的小羊咬下去的第一口。


他无条件服从,却也极为坚定的反抗。近乎卑微的喜欢。


他一如往常一样在树下喊着小胜,这次爆豪胜己出现的极为迅速,他跳下树,连绿谷出久没穿衣服也没顾上。


“Deku,我要给你拐个后娘。”


绿谷那双极为动人的眼睛咻地暗下去。他张了张嘴,喉咙里黏糊糊的:“是谁?”是拥有茶色头发的丽日吗,还是有着漂亮紧绷的粉红色皮肤的三奈?他露出一个难过的笑来。


“关你屁事。”但爆豪胜己还是露出一个几乎算得上和善的笑来:“是个傻逼。但我喜欢好几年了。”


他还没来得及接上下一句,绿谷就转身走了。树干后面藏着的上鸣电气探出头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绿谷怎么走了。”


“傻逼玩意。我怎么会听你的教唆给自己儿子表白?”他恶狠狠地呲牙,目露凶光。


上鸣电气向后退了一步:“不是你自己做的决定吗!”


从那天开始绿谷再也没有赤裸上身了。他开始尝试远离爆豪胜己。并且同时不动声色地观察狼王身边出现的女性。


嫉妒让他寝食难安。


除却喜欢爆豪胜己这件事外,绿谷出久一直都纯粹的像一捧翡翠。他因为无法言说的负罪感已经快要死了。他从未尝过嫉妒或是焦虑,可此刻除了这两样已经无法从脑海里捞出一星半点正面情绪。


他如此畏惧爆豪胜己。他是毒药。


绿谷出久抓紧衣服的领口。这是他和爆豪胜己一起跋涉好远去集市上买的。人很多,所以小胜放任他牵着自己的手。狼人真是莫名其妙,还是人类更有迹可循一点。绿谷出久难过的想。


他和爆豪胜己提出了离开。


“小胜,我该回到人类社会里去。”


“我杀了你。你敢走一个试试看。”爆豪胜己的指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长。


“我要走。”


“你身上的衣服还是老子拿三天口粮换回来的,有种你什么都不穿滚回你该去的地方。”


“不行,只有这个不行...这是小胜给我的。”


“狗屎,我把你带回来,养这么大就是为了让你滚?”


“小胜要是喜欢小孩的话,可以和喜欢的人生下来很多...反正又不缺我这一个。”


爆豪胜己一下沉默下来。他张了张嘴:“晚上来河边找我。”


绿谷出久应了一声。小胜被说服了。


轻而易举的。


自己那么微不足道,那么浅薄。他明明穿着衣服,却还是冻得哆嗦。


他在河边见到了爆豪胜己,狼王用刀刻般的脸庞直面着少年:“你过来一点。”


绿谷走到他跟前。


爆豪胜己捏住他衣服下摆,仔仔细细脱下来。绿谷出久已经开始哽咽了,他控制不住自己发起抖来:“小胜...小胜不要......”


爆豪胜己露出了獠牙:“你不问我在做什么吗?”


他将单薄的少年压在柔软的草地上,亲吻他的嘴唇。无垠的星空夜色下他抱紧那具躯体,猩红的眼睛翻出一点点羞怯来——那是从未有过的。


“我从来不喜欢小孩。”


“我喜欢你。”

评论

热度(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