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嵐

[胜出] 暴躁上司爱上我

煮鹤:

*上司咔×秘书久


*标题很沙雕,因为不会取


*一发完,5k




正文




1.


绿谷出久在接到自己第一份工作offer的时候,非常激动。


 


绿谷出久今年刚刚大学毕业。现在都道工作难找,比起无业游民来说,有工作的日子自然是更加令人安心的。唯一让他不太踏实的是,提出offer的公司老板,叫爆豪胜己。


 


一开始知道的时候,绿谷出久其实没有什么反应。直到绿谷出久兴高采烈地告诉了朋友这件事之后,只看见朋友打了个冷颤。


 


“绿谷啊,”朋友拍了拍绿谷出久的肩,“人生何处没有工作干,不要想不开。”


 


后来他才知道,让众人闻风丧胆的,是这位老板的辞人事迹。说是辞人,其实一半以上被骂到自己走的,另一半则是被爆豪胜己亲手扫地出门的。总而言之,没有一位秘书在这位老板身边做了超过一周。


 


而且爆豪胜己刀枪不入,哪怕对着再楚楚可怜的小姑娘,都能顶着一副“你他妈真的会做事吗不会快滚”的脸,骂哭的小姑娘可以绕公司一圈。


 


绿谷出久有点点慌了,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做一下尝试。


 


然而在绿谷出久上网搜索爆豪胜己信息的时候,才发现这位未来上司似乎有点眼熟。


 


绿谷出久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帅了不少,但他确实就是小时候自己...天天追在后面小胜小胜叫着的人了。


 


 


2.


绿谷出久提前了半个小时到公司报道,一路上都感觉别人看自己的目光非常悲天悯人,本来好不容易放下去的心又提了上来。


 


爆豪胜己还没有到,绿谷出久松了口气。


 


他今天专门去买了一套裁剪合适的正装,努力把满头乱翘的绿色头发压下去但是徒劳无功,看起来还是像一个青涩未脱的大学生。


 


“小胜现在怎么样呢?”绿谷出久站在爆豪胜己办公室门口,见时间还早,出了会神。


 


孩童时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不清了,只是隐约记得爆豪胜己金色的头发,骄傲和不驯的样子早在儿时就刻在骨子里。


 


但是性情恶劣果然也是从小养成的。绿谷出久叹了口气,给自己定了个三天不被辞退的目标。


 


绿谷出久出神时,被猛地撞了一下。下意识地道了歉,只觉得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自己身前,抬着下巴,红眸似乎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我说多少次了我办公室不用扫。”爆豪胜己皱了皱眉。


 


绿谷出久被压迫感逼得后退了两步,愣是没让出个道儿,又被吼了一句,“还愣着干嘛,滚。”


 


绿谷出久又慌里慌张地道了歉让到了一边,才发现刚刚那位很引人注意的金发帅哥就是自己的未来boss。


 


完了。


 


被当成清洁工还被骂了的绿谷出久陷入了呆滞。


 


绿谷出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自己的神志拽了回来,敲开了爆豪胜己办公室的门。


 


纵使绿谷出久在心里排演的无数次此刻的介绍与台词,还是被一脸凶神恶煞的爆豪胜己吓得结巴了好几次。


 


别说三天了,怕不是第一天就要凉。


 


“话都说不清楚?”爆豪胜己眼都没抬。


 


绿谷出久心里一凉。


 


“那边一叠,十二点之前收拾清楚。”似乎还接了一句,“哪他妈找来这么多废物。”


 


看这样子爆豪胜己是丝毫不记得小时候的事了。绿谷出久不知是庆幸还是有点可惜,小心翼翼地把一大堆东西搬到了旁边的桌上。


 


绿谷出久趁这个机会又小心地瞅了了一眼爆豪胜己。爆豪胜己穿着西装,领带被扯下来随意地扔在了桌子上,衬衫隐隐勾勒出精实的肌肉轮廓。一头金发和本人一样桀骜,深红的眸深不见底。


 


绿谷出久没敢多看,只觉得心脏跳的突然有些厉害。


 


 


3.


在未来的两天,绿谷出久发现,这秘书不仅是秘书,简直是个保姆。


 


除了工作上的事以外,端咖啡擦桌子,找外套点外卖,除了不亲自下厨做饭以外,简直无所不干。爆豪胜己的脾气比起传闻中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稍微慢一步,大概就会被爆豪胜己的怒吼喷个狗血淋头。


 


前面几次绿谷出久还有些丧气,到后面似乎也形成了一种免疫,朋友都笑他是不是成了抖M,绿谷出久在上网搜了抖M的意思后很心虚的想,应该没有吧。


 


公司的其他人像是都习惯了爆豪胜己的脾气,只是见绿谷出久每天还元气满满地和众人打招呼,顿时刮目相待。


 


而绿谷出久最重要的工作,是帮爆豪胜己收各种烂尾巴。


 


爆豪胜己的脾气是改不过来的,无论对自己人还是合作伙伴,只要有点差错就照骂不误,要不是公司业务能力过硬,大概都倒闭了百八十次了。


 


绿谷出久打的最多的电话就是“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们老板的意思其实是……”然后把爆豪胜己的原话美化一千倍,帮他们把火气浇了。


 


“这废物是没脑子吗?”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每次围在电话旁边,满脸不好意思地道歉赔礼心里想。


 


绿谷出久在心惊胆战中超额完成了三天不被辞退的任务。


 




4.


“废久,把上个财年的报表拿过来。”


 


绿谷出久正在焦头烂额地一边装订文件,一边为爆豪胜己预约下午的行程。


 


爆豪胜己叫了两声没得到回应,踹开椅子起了身,气势汹汹地亲自过去了。


 


绿谷出久手忙脚乱地挂了电话,刚准备起身,却感觉一阵眩晕,一头向前栽去,和匆匆而来的爆豪胜己撞了个满怀。


 


绿谷出久吃痛了一下,揉了揉头,刚想道歉,还不知道是撞到了哪位同事。绿谷出久的眼睛还有点对不上焦,连轴转了两三天没怎么睡觉,眼睛里都是血丝,努力调整了身形站好,“对不……”


 


就看到了爆豪胜己的脸。


 


愣是没把一个“起”字说完。


 


“做不了就滚去睡觉。”爆豪胜己看着摇摇晃晃的绿谷出久,不知为何气不打一处来,“少他妈在这卖惨。”


 


“没,没事……”绿谷出久心知现在要是真的去睡觉,就是在找死,使出浑身力气挤了个笑,“财务报表在桌子上了……我拿过去。”


 


“你当自己有多大能耐?”爆豪胜己皱了皱眉,一把抽过了财务报表,“去睡觉,废久。”


 


可惜绿谷出久还没听完这句话,就力不从心了起来,像是万物都失了重,周遭重新扭曲了起来,栽回了椅子上。


 


“没事,他可能有点低血糖。”旁边的女同事看着脸上阴晴不定的爆豪胜己,生怕他能现在把绿谷出久拖到公司门口扔掉。


 


“这他妈叫没事??”爆豪胜己吼了一声,摇了两下趴在桌上的人,见没反应,做出来一个快把旁边女同事的眼睛惊掉到举动。


 


爆豪胜己把绿谷出久粗暴地打横抱了起来,带到办公室去了。


 


女同事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可能要去眼科挂个号。然后悄悄拿出手机拍了几张,发到了同事群:“朋友们,帮我看看是不是我瞎了。”


 




5.


爆豪胜己没有处理过这种情况,此时也有点后悔举动太过鲁莽。


 


绿谷出久人畜无害地躺在旁边的沙发上,看起来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睡得香甜,让爆豪胜己有一巴掌把他糊醒起来干活的冲动。


 


绿谷出久体型很小,蜷在沙发上就小小的一点,爆豪胜己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平日似乎有取之不尽活力的眼睛紧闭着,睫毛很长。脸蛋在办公室有点黄晕的灯光下显得非常圆润柔和。


 


然后他就听躺在沙发上晕过去的那位似乎在喃喃着什么,爆豪胜己凑近了些。


 


“小胜。”依旧人畜无害的声音软软糯糯。


 


爆豪胜己愣了一秒。


 




6.


绿谷出久在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却发现自己不在自己家里。起身一看发现自己居然躺在爆豪胜己办公室沙发上,一瞬间像是装了弹簧。


 


完蛋。


 


绿谷出久在脑海里已经拟好了八千字的辞职信,理由充沛感情饱满。


 


绿谷出久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有点信心了,居然会出这个岔子。


 


爆豪胜己进来的时候,绿谷出久已经在默默收拾东西了。


 


“你干什么,废久。”爆豪胜己问道,“还不滚去给我买早餐?”


 


绿谷出久抬起眼睛,放空了两三秒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不用离开了。


 


明明依旧是被骂出去的,绿谷出久却像是中了彩票一样乐呵,一口气给爆豪胜己买了一堆早餐都不带重样。


 


爆豪胜己虽然依旧一副一碰就炸的样子,但是绿谷出久总感觉好像有哪里怪怪的,包括今天同事看自己的眼神。绿谷出久试探性地问了几个人,都是笑了笑,一脸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样子。


 


绿谷出久一头雾水地过了一天。


 


天蒙了黑幕,满街霓虹,是下班的时候了。绿谷出久收好了东西,却发现爆豪胜己没有像往日一样现行离开,而是一直坐在办公桌上。


 


“还有什么吩咐吗?”绿谷出久脚顿时挪不动了,感觉这个boss的气场似乎都不太一样。


 


“你还记得啊,废久。”爆豪胜己直勾勾地盯着绿谷出久,后者有点发毛。


 


“天天追在我后面‘小胜小胜’的喊”爆豪胜己语气低沉,“现在又跑到这里来,天天追着老子不累吗?”


 


绿谷出久的喉结紧张地滚动了一下,他似乎知道了原因。


 


那现在怎么办呢?他又会怎么办呢?绿谷出久完全没有把握,只觉得捏着文公包的手心都出了一层汗,断断续续道:“不是的....”


 


他似乎听到了爆豪胜己嗤笑了一声,又像是幻觉。


 


 


7.


公司员工的某个工作小群里没有他们的老板,经过几天时间的发酵,事情已经向诡异的方向发展了。


 


“我靠,我觉得我搞到真的了,黑脸boss的秘书什么时候在职超过一周了。”


 


“我觉得老板对绿谷真的有点好啊(?)”


 


“上次那个公主抱,我差点当场去世。”


 


热火朝天。


 


 


8.


绿谷出久无意中在招聘网站上看到了爆豪胜己公司发布的招聘秘书的广告。


 


他脑中空白了片刻,被手中正在裁剪资料的小刀划出了痕。


 


他以为爆豪胜己平时的怒骂都并没有走心,原来还是自己脸皮太厚了吗?


 


以为自己有些特别,到底是自欺欺人了。


 


 


9


绿谷出久在接这个电话的时候,发现和以往找爆豪胜己算账的那些电话不太一样。


 


电话里的人要了绿谷出久的私人联系方式,绿谷出久以为是有什么事,也没有防备心的给了。


 


然后他收到了一封邮件,对方在上次和绿谷出久聊过之后,似乎很欣赏绿谷出久的为人处世,以三倍的薪水想要绿谷出久去他们那边工作。


 


爆豪胜己自从那个晚上之后,除了日常的发火之外,似乎离绿谷出久更远了些。二者都绝口不提当年从前的事。


 


绿谷出久也很多次想解释,明明是自己收到的offer,并不是刻意找到这里来。但每次对上爆豪胜己那双红色的眼,想说的都咽了回去。


 


绿谷出久又想了想那个招聘告示,自己可能还是添麻烦了吧。


 


他拟了一份辞职信,收拾好了属于自己的那张办公桌。


 


不知道小胜想要的秘书,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绿谷出久踏进办公室的一刻,门就被反关上了。他愣了两秒,人就被推到了桌子上。


 


绿谷出久一下子有点失重,只能用肘部撑着桌面,抬眼就对上了爆豪胜己的眼。


 


爆豪胜己左手青筋暴起,抓住了绿谷出久的领带,把他整个人似乎都往上提了些。另一只手握着一个屏幕亮着的手机,上面的内容赫然就是那封邮件。


 


绿谷出久眼眸睁大了些,伸手就去够自己的手机,脱口而出:“小胜,还给我!”


 


这是二人重逢,并心照不宣地过了许久后,绿谷出久第一次提起这个称呼。


 


双方都明显地顿了一下,绿谷出久向后缩了一下。这个稚嫩而亲密的称呼像是一个导火索,千丝万缕,交杂在童年的记忆里。


 


“你要走?”爆豪胜己的眼像是喷火,手上的力度加紧了几分,像是要把绿谷出久整个人捏在手心中,“老子还没辞你,你自己要滚?”


 


绿谷出久在爆豪胜己眼中看到了真正的愤怒。他平日的怒骂只是一种从小到大的反应习惯,对绿谷出久来说,似乎已经不痛不痒。但这一次他感觉到了不一样,爆豪胜己像是随时都会炸开,或者把自己掐死在这个桌子上。


 


绿谷出久低了眼,道:“对不起...小胜。”


 


我给你添麻烦了吧?


 


我知道我做的不够好,你为什么还要留我呢?


 


措辞在嘴边打了个转儿,话语就被爆豪胜己抢先了。


 


“我他妈花好大功夫把你搞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让你甩开老子?”爆豪胜己又向前倾了几分,绿谷出久费力地撑在桌子上,险些躺下去。


 


“就因为那一点破钱?”爆豪胜己的鼻息都喷到了绿谷出久脸上,无辜的领带被拉得滑下了几分。


 


绿谷出久不敢看那张脸,默了片刻。


 


“可是小胜...不也打算辞退我了吗。”绿谷出久说着,竟没来由得有点鼻酸,后面的一句提高了升调,染上了哭腔,“小胜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爆豪胜己愣了片刻,他看见绿谷出久的伸出撑着桌子的手抹了一把眼角,刚刚的火顿时被灭了七八分,一时间有点慌了神。


 


“老子什么时候要辞你了?”爆豪胜己皱了皱眉。


“我看到招聘信息了。”绿谷出久小声道,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我明天就...”


 


“放屁!”爆豪胜己吼了一声,思索了几秒,“你他妈不会看发布日期吗?”


 


绿谷出久抬起了头。他刚刚眼角的绯红还没褪去,领带被爆豪胜己扯得要掉不掉,衬衫最上面的一颗扣子也顺势而开,脑回路似乎在此时有点中断了。


 


当真是个书呆子。然后他低下头,在绿谷出久唇边狠狠地啃了一下,舔了一圈渗出的血腥味,附在已经没了魂的绿谷出久耳边道:“我明天早上要是看不到你,你就死定了,废久。”


 


10


绿谷出久行尸走肉一般地回了家打开电脑,查了查那个网页,赫然发现信息已经是一年前的了。


 


“秘书,招收雄英大学毕业生,男性,为人谦逊待人温和,积极向上。Ps:最好是绿色头发,不要问为什么。”


 


雄英大学是绿谷出久毕业的学校。


 


 


11


爆豪胜己在一年前就开始打听绿谷出久的信息了。


 


绿谷的offer是他亲手发的。


 


小时候的记忆是难以消逝,爆豪胜己在那几年经常会想起那个天使一样的笑容。


 


他想,他要找到他。


 


 


12


生活似乎一如既往,绿谷出久辞谢了那个出三倍薪水挖墙角的老板。第二天他无意在爆豪胜己的手机上看到了一条已经发送的短信:你再敢挖人试试?少他妈打绿谷出久的主意。


 


绿谷出久默默地红了脸,假装没看到地离开了。


 


爆豪胜己的脾气丝毫没有因为二人现在的关系变得好一点点,甚至更加恶劣,似乎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绿谷出久忙的团团转,或是驳回一份好不容易写好的报告。


 


但绿谷出久也没有看到,爆豪胜己在每次骂完,自己离开的时候,都有一种似笑非笑,配上一张恶人脸的诡异表情。


 


 


13


 


依旧是那个没有老板的工作群。


 


“百分之百,我搞到真的了。”配上了一张偷拍的爆豪胜己盯着绿谷出久的笑。


 


“卧槽,boss笑起来有点蜜汁苏啊【重点错】,原来他可以不恐怖的吗?”


 


“《暴躁上司爱上我》。”


 


“不,是《暴躁上司的私人秘书》♂。”


 


 


FIN.


 



 在动车上写的东西,比较潦草,大噶当小故事看就好:D


 国庆作业要写不完了。救命....。



 


 


 





评论

热度(235)

  1. ⭐️轰焦冻次打次汁鱼煮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