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嵐

[胜出]爆豪胜己的六次求婚

林闲一:

※ 甜里甜气的小甜饼,HE,刀什么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 日常欧欧西


※ 我爱他们一辈子


※ 微上耳注意


01


爆豪胜己第一次向绿谷出久求婚是在14岁的夏天。


那天热的很,蝉在树上叫的一声长过一声,路边的行人寥寥无几,连平日里在电线上叽叽喳喳的麻雀都不见了踪影。偶尔吹来一阵微风,激起某家店铺门前的风铃晃动起来——当然,你不能指望这小小的风能带走多少热量。


各家各户的空调几乎都在卖力的工作着,吹出的热气让爆豪的烦躁更添一层。


而烦躁的源头,那个绿藻头少年,正小心翼翼的跟在自己身后,与自己不多不少正好保持五米的距离。


这令爆豪心里又多了几分不爽。


“喂我说,臭久。”爆豪转过身来,眉宇间尽是轻蔑与厌恶:“别他妈跟着老子。”


原本一直盯着地面的绿谷停下脚步,胆怯的抬起头:“可、可是小胜……我家也在这个方向啊……”


“还有小胜,你上次说和你保持五米距离……我确实做到了的……”


“啧。”爆豪咬着牙,将人逼到墙角。他伸出手,手心里噼里啪啦发出爆炸声。


“明明是个无个性的废物,还跟和我顶嘴?你以为你有什么和我顶嘴的资本吗?”


就在爆豪的拳头要落在绿谷身上的时候,他和绿谷对上了视线——


那是一双大的不像是男生会有的眼睛,眼睛是明亮的翠绿色。这双眼睛对许多人露出过笑容,纯洁剔透,不含一丝杂质,看似柔弱,但爆豪比谁都清楚,这双眼睛下有这一个多么不屈的灵魂。


鬼神使差的,他开了口:“喂,废久,以后和我结婚吧。”


绿谷的眼睛睁的更大了,原本苍白的脸上浮上一层红晕:“小胜你在说什么啊……这是什么新奇的捉弄人的方式吗?”


“而且,我们两个都是男生……不会很奇怪吗?”


被拒绝了。


爆豪原本停在空中的手动了起来。绿谷不知道自己又怎么惹到了爆豪,但他只得紧闭双眼,等待着拳头打到身上的痛楚,却又被耳畔的巨响吓了一跳。


绿谷睁开眼睛,看见本应打在自己身上的拳头打到了自己耳边的墙壁上。墙壁被砸出了些许裂缝,在裂缝和手间,有鲜红的液体渗了出来。


“……小胜!你的手!”


“滚开!”爆豪移开手,冲地上啐了一口,“以后少他妈在老子眼前晃,区区废久,小心我揍死你!”


说完,头也不回地向自家走去,留绿谷一人呆在原地。



操,真逊,逊毙了。


我他妈是疯了吧,说出什么“和我结婚吧”这种烂话,而且对象还是那个什么都做不到的无个性废久。


而且还被拒绝了。


爆豪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脚踢飞路边石子。


真糟心。


02


爆豪胜己第二次求婚是在他和绿谷夜战的时候。


很难受啊,看着自己最崇拜的英雄欧尔麦特因自己而负伤隐退什么的,而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


爆豪胜己一拳狠狠地砸在了自己面前的沙包上。


我真他妈弱。


如果,如果我那时可以不去拖累欧尔麦特的话……事情也就不会变成这样了不是吗?!


“咚!”又是一拳打在沙包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重响。


还不够。心中那种焦躁,自责,愤怒分毫未减。


我需要一个可以供我发泄的人。爆豪这么想着。


然后,他敲响了绿谷出久的房门。


“……小胜?”绿谷那毛茸茸的脑袋露了出来,带着好奇和不解。



“和我打一场。”


“哎——?!可是这样是违反规定的……小胜,等一下!”


对,就是这张脸,不管看几次都会觉得火大。


“喂!小胜!好好听人讲话!”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能得到欧尔麦特的认可啊!


明明…明明应该是那个一直跟在我身后的废久才对啊!


“如果你的坚持是正确的话,那难道我的坚持就是错误的吗?!”


“小胜!”在一次交手过后,绿谷稳住身形,向侧迈开一步,浑身泛起荧荧绿光,“我可不打算一直当沙包给你打啊!”


说这话的时候,绿谷眼中闪着爆豪从未见过的光芒。


……不,与其说是没见过,不如说是在绿谷未被发现是“无个性”之前,他眼里经常闪动的色彩。


哪怕是在爆豪觉醒了「爆破」这种强劲个性后,绿谷出久眼里的这种光芒也未熄灭。


「啊……小胜的个性好厉害啊……不过我相信我的个性也不会差的!」


所以说,就是你这种讨人厌的性格,最让我恶心了!废物就该好好的给我缩在角落里担惊受怕的过日子,说什么“想当英雄”这种狗屁蠢话啊!!


就让我看看……被欧尔麦特选中的你……到底成长了多少吧——!



“咳……咳咳……”


四周的硝烟还未散尽,空气中充斥着硝化甘油的气味,地上散落着因二人打斗的冲击而震碎的玻璃残骸。两人脸上都挂了彩,但已没有人去注意这种小事了。


爆豪将绿谷死死地压在身下,用手按住绿谷的头防止他挣扎。


“为什么会输啊!”绿谷不甘心地大喊。


爆豪喘着粗气,眼中闪着猎人捕捉猎物时的红光。


“废久……你输了。”他看着身下的人。不知是由于肾上腺激素升高还是别的原因,他突然很想和绿谷说一句话。


“所以和我……”


“到此为止吧。”


熟悉的声音从身前传来,爆豪和绿谷同时抬起头,看到了欧尔麦特那道瘦削的身影。


爆豪将剩的“和我结婚”四个字又咽了回去,同时强忍着想给自己连一个爆破让自己冷静下来的冲动。


我他妈是怎么了?竟然又想对那个垃圾说这种话?爆豪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起身放开绿谷向欧尔麦特走去。


——不过骂自己的这句话中,有几分真情,几分掩饰,就不得而知了。


03


爆豪胜己的第三次求婚,是在毕业典礼那天。


爆豪记得那天天气很晴朗,雄英里的樱花开得正盛,自己站在樱花树下,看着来来往往忙着告别的人群,心里忽然有些空落落的,但不知这种失落感来自于何处。


不远处,一个人影正向他跑来。


“——小胜!”


绿谷在他面前站定,头发一如既往的蓬松卷曲,些许雀斑恰到好处地分散在绿谷脸颊两侧,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上一些。


“小胜你不去和上鸣他们道别吗?”


爆豪有些不自然的别过头:“早道过了。倒不如说我离了他们才更开心一些。”


“哈哈哈,小胜还是和以前一样呢。”绿谷笑了起来。他逆着光站着,阳光给他的发梢渡上了一层金边。爆豪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他人生中见过得美丽景色之一。


“诶……小胜你等等。”


绿谷突然凑近,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柠檬味的香气。爆豪很熟悉这种味道,那是绿谷从小到大一直在用的洗发液。


“——这个,掉头上了。”


绿谷从爆豪头上取下一片樱花花瓣,举起来,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爆豪的目光掠过绿谷举起的手,停在了他胸前第二颗扣子上面。蓦的,他想起了几天前上鸣那个白痴脸说过的话:


“听说在毕业时要到对方衣服的第二颗扣子就可以得到对方的心哦。”


如果……自己现在把这颗扣子扯下来的话……


“喂!小久!”有人在呼唤绿谷。是丽日和饭田,“一起去和相泽老师告别哇?”


“好的,就来。”绿谷回应到。他冲爆豪摆了摆手,“那么再见啦小胜。”说完,他转身向丽日他们跑去。


爆豪看着绿谷逐渐远去的背影,突然明白了自己心中那股失落感是从何而来的了。


如果……两个人以后再无交集了怎么办。


如果……两个人以后再也碰不到了怎么办。


如果……他忘了自己怎么办。


“那个……爆豪前辈……”一个软糯的女声打断了爆豪的思绪。他转过身,看见一个女生站在自己面前,头垂的很低。爆豪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到她露在外面的、发红的耳尖。


“……请问您第二颗扣子可以给我么……?”


爆豪突然有点想笑。这种时刻,如果是白痴脸和葡萄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扣子送出去的吧。


但是……


“我拒绝。”爆豪迈开脚步,与那名女生擦肩而过。


“这枚扣子,已经有它的主人了。”


——如果不是绿谷出久那个废物,就不行。



走出一段距离,在确定看不到那名女生之后,爆豪停下脚步。


然后,轻轻的,第一次不加掩盖地说了句:


“喂,废久,和老子结婚吧。”


这句话很轻,随着初夏的阳光,飞舞的花瓣,一起消失在风里。


04


爆豪胜己第四次求婚是在七年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


起因是有一天上鸣突然在群里发:“明天大家一起到我家聚聚吧?我有大事要告诉你们。”


爆豪本想拒绝的,但忽然想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见到绿谷了,就别别扭扭地发了一个“好”字过去。


如果是废久那个家伙的话,他一定会去的。



不出爆豪所料,绿谷果然到场。与雄英时期爆豪记忆中略有些青涩的绿谷不同,现在的绿谷褪去了几分稚气,个子长高了些,人也好像瘦了。爆豪一直在关注着绿谷的英雄活动,他哪里受了伤,变强了多少,爆豪都了如指掌。


——但唯有那和煦的笑容,一直没变过。


“今天叫大家来呢,主要是想和大家说一声,我和响香下个月就要结婚啦!”上鸣笑得一脸得瑟,然后瞥了一眼悲愤的葡萄,“怎么样?我厉害吧?”


“为、为什么是你这家伙先脱单的啊!”葡萄很颓废,“说好的要一起单身一辈子呢!为什么出道这么久还是没有小姐姐找我啊……!”


“那当然是因为我·比·你·帅·啦,而且……呜哦!”上鸣还想说什么,却被耳郎一个手刀给打断了。


“诶——!响香要结婚了吗?”丽日笑眯眯道:“那我要当伴娘!”


“我也是。”八百万在一旁表态。


“说起来……今天饭田和轰君没来呢……”绿谷看了一眼丽日身旁的两个空位:“听说是有任务不方便来。”


“啊,对了,小久前几天被评为‘NO.1英雄’和‘正义的化身’呢,”丽日好像想起了什么,“恭喜啊。”


切岛夹了口菜,插嘴道:“NO.2英雄是爆豪来着吧……有点遗憾。”


“不过爆豪得了‘最像敌人的英雄’奖的第一……”


“炸了你哦狗屎头。”爆豪骂道。


“小胜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还有,我之前一直觉得我们之中绿谷会是第一个脱单。”濑吕搔了搔脸颊。


芦户煞有介事地点头:“是啊,毕竟绿谷长得很可爱呢。”


绿谷摆摆手,有些脸红:“因为英雄活动太多了……暂时还没有成家的打算。”


还没谈恋爱吗……爆豪默默喝了一口啤酒。


太好了。



这场聚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大家从英雄活动聊到雄英时期,又从雄英聊到个人生活。最后,大家都醉的不省人事,尤其是绿谷,被灌了很多。


爆豪也喝了一些,但勉强还能保持清醒,他用最后的神智挣扎着把大家都送上车。耳郎将上鸣扶到了楼上,有些歉意的对爆豪说:“对不起了爆豪君……绿谷可以先拜托给你吗?”


爆豪顺着耳郎的视线看去,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睡着的绿谷。


“……好。”爆豪点点头。


待耳郎和上鸣走后,爆豪来到沙发旁,盯着熟睡的绿谷出久。


爆豪的喉结上下滑动了几下,半晌,开口道:


“喂,废久,再不起来我就要亲你了。”


没有任何回应。


爆豪哼了一声,俯下身,贴上了绿谷的嘴唇。


——那是一个不含任何情欲色彩的,温柔而眷恋的吻。


没有唇舌的交缠,有的只是嘴唇间的触碰,像忠心的信徒亲吻信仰之神的手臂,虔诚而圣洁。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或许也只是几秒钟,爆豪分开了二人的唇瓣,轻轻地,像对待心爱之物那样环住了绿谷:


“喂,废久……以后和我结婚吧。”


回答他的,是绿谷轻柔而舒缓的呼吸声。


爆豪胜己一生中只有那么点温柔,而他将它们全部给了绿谷出久。


05


爆豪胜己第五次求婚发生在一年后两个人第一次共同合作。


绿谷见到爆豪时也微微愣了一下,但很快又笑了起来。


“啊,是小胜啊。”


“垃圾废久别拖老子后腿。”爆豪狠狠地瞪了绿谷一眼,却换来绿谷一如既往的傻笑:


“和小胜合作啊……我好开心的。”


“哼。”


这是什么感觉?


胸腔被什么东西充斥着,暖暖的,很踏实。就好比喝了加过少许蜂蜜的薄荷水,从舌尖上蔓延开来的清凉中,夹了一丝丝甜蜜。


想和你说话,但怕你被吓到。


想和你接触,但又怕你躲开。


想和你说出这份心意,又怕你毫不留情地拒绝。


这种心情,好像可能也许大概,叫作「喜欢」吧。


又或者说,是「爱」。



任务圆满完成,就像爆豪以前做过的许多个任务那样,但与之前有所不同的是,这次爆豪的耳边充满了某人的“碎碎念”。


“果然小胜好厉害啊,无论体格还是个性都是万里挑一的,还有刚才那个空中翻转,完全没有能让人钻空子的机会,落地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果然我还得多多努力才是!”


爆豪听着这些话,悄悄勾起嘴角。


很吵,很烦。


但他,并不讨厌。



后来,在绿谷和爆豪分别的时候,爆豪冲正向助理走去的绿谷说了一句:“喂,废久,以后和我结婚吧。”


绿谷顿了一下——也可能只是爆豪眼睛花了。他没有回头,好像什么也没听见,钻进助理的车里,绝尘而去。


爆豪在心里骂了一句“臭书呆子”,却抑制不住眼角的笑意。


因为他刚刚分明看到了绿谷在上车时露出的红的不能再红的耳尖。


06


爆豪胜己第六次求婚是在两人公开出柜很长时间后。


那天恰好两人都没有任务,就一起宅在家里浏览最新的英雄资讯。爆豪举着手机半躺在沙发上,而绿谷窝在爆豪的怀里。午后的阳光打在绿谷身上,让他昏昏欲睡。


“小胜……”绿谷嘟囔了一句,在爆豪身上寻找一个舒适的姿势。


“别他妈给老子乱动,废久。”爆豪翻了个白眼,却默默抬了抬身子以便让绿谷更舒服一些。


过了一会,绿谷终于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位置,满意地咂吧咂吧嘴。就在他要沉沉睡去时,他听到爆豪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


“喂,废久,过几天和我结婚吧。”


绿谷又往上蹭了蹭,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间,整个人像只树袋熊一样把爆豪缠得死死的。


“好的呀。”


00


绿谷出久知道爆豪的许多东西:


包括十四岁的那个夏天他砸的墙壁;


包括临时英雄执照考核结束后他找自己夜战;


包括毕业时他想要自己的第二颗扣子;


包括他在同学聚会结束后拥抱了自己;


包括在两人合作作战后他说了什么;


以及爆豪胜己藏在客厅墙角那块地砖下的那对戒指。



所以绿谷出久也做了一些事情:


比如在爆豪胜己砸墙后的片刻心痛;


比如在他找自己夜战时即便知道违反规定也毅然答应;


比如偷偷溜进小胜寝室将两人的第二颗扣子换了一下;


比如在他拥抱自己时悄悄向对方怀里钻了钻;


比如听他说完后微不可察地点点头;


还有在他藏起来的戒指底下放上一张写着“我愿意”的纸。



“所以说啊,小胜在某些方面还真是胆小呢。”


很多很多年以后,绿谷回想起这些事时总会嘲笑爆豪,然后收获一个爆豪臭着脸落下的爆栗。


“不过也谢谢你啊,小胜。”


“谢谢你没让我等太久。”


                                                                                Fin.
                                                                             林闲一


————————————————————————————


我终于码完了!自己第一次写了这么长,算是给大家的国庆礼物叭……不知道你们看完后感觉如何,但我写的很开心wwww当然,如果你们能喜欢就更好啦


可能的话会写一篇胜出结婚文(身为一个清水写手我多半是不会写肉的),当然要是我咕了那就当我啥也没说……(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以上,祝大家国庆快乐哇!

评论

热度(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