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嵐

[胜出]地狱的魔龙拐走了天界的新生

问水太阳:

♢文笔很渣写的不是很好,忽喷
♢可能人物性格不是很到位,能接受就看下去吧
♢天国背景,掺杂着一些瞎编,好的开始了


天国的生命之树每十年会开一次花,百年结一次果,千年便会果熟蒂落,从果实中诞生出最纯洁的白天使,而那个时候,则是整个天庭最欢呼的时候。
“这……这……这……”天哉大天使长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面前刚从果实中破出的绿头发小天使,整个人都在颤抖,双手在发抖,心在颤抖,背后的羽毛在掉落。
“我们的新生啊!!”颤抖到了尽头的大天使长猛的举起了还在地上懵逼的小天使绿谷,大吼着迎着圣光举起将其面向聚集来的天界众人展示给大家,在出来之后的一瞬间便收获了天界众人被萌哭的幸福喊叫。
但是故事的聚焦小天使还是一脸的懵,刚出生就面对这么宏大的场面有些许的不适,眼角隐隐闪现泪光,背后肉肉的两对小翅膀扑闪扑闪想要逃走。
大天使长身后,战天使轰把手搭在了饭田的肩膀上,说:“饭田君,合适了就够了,快把他放下来吧,我看他快要哭了。”说着把目光看向了被举得高高的新生小天使身上,盯着那一头软软蓬松的绿毛开始思考。
天界的天使大多数都是凡人拥有纯洁高尚的心灵被圣父选中成为的天使,还有一部分是天使相互相爱而产生的爱的结晶,而通过生命之树出生的天使则是最纯洁强大的,但是也是更少,本来他们心里已经有了些准备,可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少只有一个……
轰叹了口气,安慰的想一个总比没有好,这时那个被饭田高高举起的绿头小天使察觉到了轰的视线,突然转过小脑袋看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轰极具幽默气息的红白鸳鸯头给了他喜感,小天使一反之前的泪光盈盈,在和轰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这一笑的伤害力堪比爆炸武器,瞬间就萌翻了一群围观的天使,甚至连常年冰冻的轰也无法幸免,马上微红了脸。
好吧,虽然少只有一个,不过……可爱就好了呀。
饭田:“诶,轰君你刚才是脸红了吗?”
轰焦冻:“并不,你看错了。”
饭田:“没有吧,我明明看见你的脸和你左半边头上一个颜色啊!”
轰焦冻:“我说了没有,快把他放下来吧,过一会儿又要哭了。”


与此同时,地狱。
“西内!”爆破般的怒吼似乎化成了实质,瞬间就讲黑暗的魔宫炸出了一个黑洞,一个奇形怪状不知道什么品种的怪物被炸了出来,在魔宫外众多唏嘘的怪物中像一颗流星一样落尽了不远处的三途河之中。
周围围观了全程的怪物们看到这一幕皆是唏嘘。
怪物一:“唉,又不知道是哪儿来的新鬼不懂规定上去挑战,又是这样的结局我们都看腻了。”
怪物二:“这次的已经很好了,我看看坚持了多久……七秒,喔这么棒了吗,最近的挑战者全都是一进去就被轰出来了完全没有一点可看性了啊,已经很好了啊。”
怪物一:“也不算说这么弱,其实是魔王太强了啊完全不是一个级别,被完虐也是现实啊。”
怪物二:“也是啊……”
魔宫内的大厅,正被外面怪物当成了话题中心的魔王毫无一点胜利的喜悦,反而暴躁的站在黑色大厅的中央喘着粗气,然后一把把自己背后的披风扯下来狠摔在地上,朝着一边大吼。
“西内!西内!西内!就这么点本事就来挑战老子根本一点难度都没有啊!根本就支撑不到一秒!上鸣你这个混蛋就不知道筛选一下那些家伙吗!弱小无力又怪模怪样的家伙放在我面前来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啊!”
“哈!?”莫名其妙被当枪使的上鸣很委屈“什么嘛!那家伙已经很强了好吗,为什么怪我啊,说什么一秒就解决自己还不是废了好大力气行吗!”
“闭嘴!”暴躁的魔王气呼呼的回到自己的王座上。
“你这个混蛋说什么呀,还有不要再把宫殿炸出洞了好吗!这周第几次了啊!修缮费都不够了好吗!”上鸣简直要崩溃,他今天已经第六次生出想要去殴打这个魔王的心思了。
“这种小事就不要来烦我啊!”魔王爆豪丝毫没有生出一点反思的心理,“这是我的宫殿!反正变成什么样子都随便好了,我住什么都无所谓,再说了这宫殿一点也不酷。”
上鸣听到这话气的电流扭曲“你这混……”
魔王掏掏耳朵,“话说最近好无聊啊,是不是这个地狱已经没有我的对手了啊。”
“把你的两手剁了就有了。”
百般无赖的躺在王座上,魔王叹气想着究竟怎样才能消磨沉长的时光,这时突然灵机一动,猛的站起对着一旁站着的军师说:“这样好了,我们再去一趟天界怎样!”



————————
如果有人看的话再写续更好了。

评论

热度(67)

  1. 爵嵐问水太阳 转载了此文字